当前位置:主页 > 健康新闻 >

41年前那个可以用“耳朵识字”的12岁“神童”后来过得怎样?

发布日期:2022-08-13 13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979年3月,《四川日报》报道了一个名叫唐雨的小朋友能通过耳朵识字的神奇故事,1980年2月,唐雨接受了上海《自然杂志》记者的采访,并成为了新一期《自然杂志》的封面人物。

  这名叫唐雨的小男孩出生于1967年,是四川省大足县人,时年12岁的他是一名小学生。1979年10月的一天,正在玩耍的唐雨与一位本村村民擦肩而过,不经意间,唐雨的耳朵碰触到了那位村民的上衣口袋,唐雨抬起头问那村民的口袋里是否装着一包“飞雁”牌香烟,没想到口袋里真是“飞雁”牌香烟,这令那位村民感到十分惊讶。

  后来,本村的几个大人聚在村口聊天,无意中就提起了这件有趣的事,他们叫来唐雨,背对着他在纸片上写了一个“房”字,然后把纸片揉成一团,让他猜纸上写的什么字。唐雨把纸团放在耳边,迅速说出了答案。就这样,唐雨能用耳朵识字的消息不胫而走。

  唐雨的小学老师听说了唐雨以耳识字的传闻,不过她们可不信,毕竟教育是传播科学的,决不能宣传唯心主义。老师们一边好奇,一边想打破传闻,所以将唐雨叫到办公室里,随手撕下一张纸,写下三个字然后将其折成纸条让他猜字。没想到,把纸条从耳边放下后,唐雨说:“这不是字,就是一个红疙瘩啊。”

  老师们打开纸条一看,可不是嘛,用批改作业的红墨水笔写下的三个字,由于墨水蘸的过多浸成了一个红团。后来,没有在现场观看的老师,又测试了一遍唐雨,结果,所有的字全被唐雨猜中。

  唐雨“耳朵识字”的消息传到了《四川日报》记者的耳朵里,他们也考虑将唐雨的事情发到报纸上,但是作为主流媒体,发表新闻是要对社会负责的,万一是虚假传闻,那可绝对不行!

  《四川日报》的记者为了报道的真实性,也找到小唐雨进行了一番“刁钻”的测试。

  记者们挖空心思,测试手法可谓多种多样。他们用了钢笔、毛笔、铅笔这三种不同的笔,用不同的颜色写下了“中国”、“四川省”、“安定团结”的字样在纸上,将纸撕成小条,有的揉成纸团,有的折上五六遍,交给唐雨辨认。唐雨每次只用了几分钟,就准确地用耳朵“辨认”出了字,并且说出了字的颜色、是用什么笔写的。

  经过报社记者的多轮测试,他们终于相信了唐雨能够用耳朵认字,并写成文章大肆报道。

  小男孩唐雨“耳朵识字”的新闻一经发出,就在国内引起了巨大反响,《河北日报》、《南方日报》、《长江日报》等报刊媒体纷纷转载,后又被香港《大公报》、《明报》作为头版头条进行了报道。1980年《自然杂志》的第4期上,唐雨成为了封面人物,还受邀参加了《自然杂志》主持召开的讨论会,唐雨进行了现场表演并接受了测试。一时之间,人们对诸如“耳朵识字”、“透视眼”、“气功”等的“人体特异功能”进行了热烈的追捧。

  “耳朵识字”的事件见诸报端之后,科学界和医学界也对此产生了关注,不仅四川省科委领导接见了唐雨,就连四川医学院也专门派出一个专家调查组,赶赴大足县,对唐雨进行测试。

  1979年3月13日至20日,在为期8天的调查测试后,四川医学院发布了一份关于测试唐雨“耳朵识字”的《四川医学院调查报告》。报告对唐雨“耳朵识字”一事给出了完全否定的结论。

  通过阐述整个测试过程和调查组的细致观察,报告认为,在25次实验里,唐雨有时用耳朵“识字”,有时用头顶、小腿、手指甚至是足底进行“识字”。调查组发现,除了6次偷看未果而拒绝说出答案之外,其他19次,唐雨都是偷看了纸条。

  报告中指出,唐雨的作弊手法非常灵活,而且多种多样。首先,唐雨会观察四周的情况,如果监视严格,他就会发脾气拒绝认字。其次,如果周围环境可以作弊,唐雨就会故意以借口分散周围人的注意力,用拖延时间的方法来寻找可乘之机。如说用手摸字的时候,他会故弄玄虚地搓开纸条,趁人不备偷看纸上内容,然后再将纸条揉搓成团,过一会就说出纸上的内容。此间,唐雨的手法极快,有如一个魔术师一般。

  1979年4月,《国家科委、中国科学院信访简报》第92期发表了《揭穿“耳朵识字”的骗术》一文。时任中宣部部长的的同志看到此文后作出批示,认为这是荒谬绝伦的笑话。著名教育学家叶圣陶先生也在《人民日报》发表《关于耳朵听字的新闻报道》一文,对“耳朵识字”这种荒唐的新闻进行了批评。

  此后,《人民日报》发表了一篇名为《从“以鼻嗅文”到“以耳认字”一文》的文章。文章指出:科学是老老实实的学问,来不得半点虚假,更不能猎奇。

  41年前的故事仿佛是一场闹剧,无数事实都证明了“耳朵识字”只是一种哗众取宠的骗局、把戏。

  中央电视台《走近科学》2011年的第31期节目,主题是“揭开‘蒙眼看物’的真相”。节目揭露了我国一些地方流传的幼儿蒙眼分辨色卡的骗局。

  无独有偶,河南电视台民生频道在一期节目中以记者暗访的形式,同样揭露了某些培训学校利用家长们望子成龙的心理,打着以神奇“唤醒术”让孩子“蒙眼识万物”的旗号进行骗钱的一种社会现象。

  对此,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神经疾病科主任医师崔月梅表示,从科学角度来讲,人蒙着眼睛是看不到东西的,即便通过训练,达到右脑开发的效果,功能也有限,并没有宣传的那么强大。一些培训学校宣传的通过学习“全脑人生”、“蒙眼识万物”从而达到记忆力超强、过目不忘的说法,从医学角度来讲是谬论,从科学角度来讲更是可笑。

  “伪科学”就是虚假的骗术,人们猎奇或者渴求某种成功的心理是其滋生壮大的土壤。我们要崇尚科学,远离愚昧,提高对“伪科学”的辨别力,防止因无知盲从而遭受不必要的损失。